相关文摘

当前位置: - 相关文摘

<自闭症生物疗法>全书内容

日期:2009-11-03 作者:管理员 阅读数:2473次

<自闭症生物疗法>全书内容

很多人以为自闭症只是很少数的个案,其实目前国内(台湾地区)已经确定诊断的就有两万个,未去看医生,当作多动儿或个性内向处理者还有很多。专家表示,自闭儿的世界象一本无字天书,如果找不到检索密码是很难理解的。
 
   可以肯定的是,自闭症并不是一般以为的(个性极度内向),其临床表现各有不同,有的会突然大吵大闹,有是又固执憋扭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有的只固定做一种游戏…,往往让家长沮丧到不知如何是好。
   
   本书详细分析可能原因及解决对策,有些观点可能于现在的认知略有不同,但却可供参考。另附很多实例,可以体会他们如何走出阴影,迎向阳光。


序言一:
                                              自闭症的省思    
                                                             中山医院董事长暨妇产科主任  陈福民
   
  自生命科学提升至生物分子层次,许多以往病因不明的疾病,均获得进一步的了解,尤其对身体罹患疾病时,细胞如何改变各功能之运作及个组织系统间交互生化反应的认识,都让医学的进步一日千里。
  笔者坚守医学工作岗位上已四十年,期间的医学变迁不算小。为加强自己的专业能力及美,台两地地执业资格,一直对分子生物学有所涉猎与学习。自闭症与许多原因不明的精神神经病一样,均被视为一种先天缺陷或精神错乱的无解之病。今日虽仍处于黑暗的拼图阶段,但至少已找到拼图中有关病因,诊断,治疗,预防各小片的雏形,使得自闭儿治疗有了线索及遵循方向,不再只能在黑暗中摸索。
   本书即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自闭症。从发觉自闭症发生率与日俱增开始,进一步研究,发现自闭症的呈现相当多元,除可能的遗传因素外,实际上与很多后天因素有关。相同于许多原因不明的慢性病,自闭症牵连的并非仅为单一神经系受损,而是多组织系统的发展障碍,而这些障碍在我看来很可能成为人类走向灭绝的原因——过度文明。
  人类以智慧改变环境,创造文明,文明越发达,越背离自然,遭受的自然反扑力就越大。一百年前,人类的主要死因来自微生物感染,疫苗及抗生素发明后,表面是战胜了这些微生物,但实际上只是生物界的一种暂时平衡。不仅病毒会改变自身分子结构成为新病毒,细菌也会因此转变成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的新细菌,它们均未灭绝,只是改变了生存方式——不要你命,与你共生。这是人菌双方免疫系统妥协后的结果,但何时会爆发更危险的新病,如新流行性感冒,新禽流感,新畜流感,SARS,我们无法预知。我们只知道,一旦新疾病使免疫系统措手不及,就会酿成灾难。
  自闭症可能源于脑部神经组织的损伤,但滥用抗生素,体内酵母菌过度繁殖,免疫系统变差,不正常的食物过敏,不当疫苗注射,重金属的污染等因素,似乎更是引发病症的主要推手。这些原因来自与违背自然的文明,其他诸如免疫疾病,精神疾病,内分泌疾病,中毒,甚至癌症,也都是典型文明产物。一九九九年,美国参议员Dan Burton在一次听证会中说,他的孙子是预防接种的受害者,,目前美国学龄前儿童要接受23种疫苗,将来更高达100种以上;人类越文明,生存方式就越复杂,但后果如何,是否能够承受,都是值得关注的课题。

  本书开启了对以上课题的讨论,更重要的是,除指出自闭症的可能外在因素外,据此更指引大家正确的哺喂,饮食知识,提醒大家少用抗生素,慎选疫苗,重视环境污染。针对自闭症本身,也从早期症状的发觉开始,并说明先进生化检验及自然生物疗法,以控制症状,遏制恶化,挽救自闭儿及其家人之不幸。国家领导人若能了解此书中的启示,必可制定更益于人民的教育及社会政策,世界领导人若能认识与自闭症相关的疾病病源,则应能深刻体会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阅读此书何止了解《自闭症生物疗法 》而已。

  截止目前为止的自闭症的诊治,预防,及您可能遭遇到的难题,均可见于本书,其中的模拟问答更明白答复了所有常见疑问。此外,书中亦提及丰富的基础医学临床知识,不仅自闭儿父母必读,也推荐家有任何行为异常儿童的父母,希望了解现代医学者,专业医疗相关人员都看看这本书,应能让每位读者获益匪浅。

 
序言二:
                                             
                                               自闭症研究的新领域
                                                                     中山医院肠胃肝胆科医师  何兆芬

  在今年举办的中华民国肠胃肝胆科医学会春季会的演讲中,会长提到了一个观念“Function today,Disease tomorrow”,这个观念可说是先知卓见,也跟我近年来潜心研究的心得不谋而合,这里所指的“Function”就是现在流行的功能性医学,所谓“功能性医学”,即是在还未产生结构性,器官性的改变,成为临床上病症表现前,依据分子生物学,生物化学和营养学等,作进一步更深入的检查,能够更清楚的了解问题的症结所在,以贯彻“预防重于治疗”的观念。
  所谓“工欲利于事,必先利其器”,传统肠胃肝胆科医师的诊断工具就是胃镜,肠镜,超声波等仪器,而在一般肠胃科门诊因肠胃症状不适来求诊,经过这些仪器检查后,有1/2——2/3的病人,会诊断为大肠急噪症或肠胃功能失调,我想大部分病人对这个诊断都是不满意,但是也只能接受,而肠胃科的医师们也相当无奈!我很兴奋的是,在功能性医学的领域中,可藉由患者的粪便作深入的分析检查,进而了解消化酶,胃肠道酸碱度和肠内菌群等,医师们多了一个诊断依据,就能够更清楚地了解胃肠道的问题,我相信在治疗上一定会大有助益。
  治疗“自闭症”和治疗肠胃肝胆科医师的我又怎么扯上了关系?其实近年来已有不少A级的论文报告,指出自闭症儿童有胃肠道异常的现象,包括1998年来《刺脉针》(LANCET)(我认为应该翻作柳叶刀比较准确),1999年《小儿科期刊》(J。P),2000年《美国肠胃学期刊》(AMJG)均指出,在自闭症儿童中出现高比例的胃肠道异常现象。如回肠淋巴结增大,肠粘膜异常,逆流性食道炎,慢性胃炎,慢性十二指肠炎和分解醣类酵素的不足。基于也身为人母,这些发现更让我觉得有必要进一步关心自闭症儿童的胃肠道问题,因而跨足此一领域。目前笔者负责的中山医院杏群预防医学中心已经有几位接受治疗的孩子,家长的肯定令我更有信心。
  功能性医学引进自闭症的领域虽在启蒙阶段,有待更上层楼,但这种回归自然的生物疗法理论的引进与实施,如能与传统的一些疗法配合,相辅相成。相信能为自闭症的治疗带来更大希望。
  这本书内容丰富,其中第二章,第三章和第四章都提到了肠道菌落异常的现象,第五章提到了食物过敏引发胃肠道诱发炎症的观念,和第六章提到了消化酶不足的问题,可以说在自闭症与胃肠道系统的关系上论述甚详,著墨颇丰,虽是译文,对自闭症的研究上,贡献良多,值得推荐,故为之序。


序言三:
                                              自闭症研究不断演进
                                                                    长庚医院儿童心智科医师  吴佑佑

  1943年,美国儿童精神可医师堪纳(Leo Kanner),以儿童行为表现为根据,对“幼儿自闭症”(early infantile autism)诊断提出初步介绍。依据美国精神医学协会第四版(DSM-IV)修订之诊断标准,称之为广泛性发育障碍(Pervasive development disorder),意指孩童在三岁前出现社会与人际互动障碍,语言沟通障碍,执行功能理论则是用来解释自闭症患者对了解或感受他人的想法,感觉和行为,特别是在人际互动上发生困难的可能原因,神经影像学的研究,如功能性核磁共振的检查,可帮助我们知道,自闭症患者在辨识及记忆人类面部表情时,所使用大脑部位与非患者不同。遗传学的研究将自闭症指向一多原因生物性疾病。虽然不同研究对自闭症有不同的切入面向,也使得造成自闭症的真正原因尚未完全清楚,行为治疗在目前仍被视为对自闭症儿童最基本与重要的治疗。
  伦姆蓝(Dr.Rimland)是一位研究心理学博士,也是一位自闭症患者的父亲,在1967年成立自闭症研究中心,开始有系统地收集有关自闭症的病因及治疗资料,记录疾病史,症状的改变,注意到自闭症患者生化检查的变化,及有关从补充大量维生素如B6,镁,DMG,TMG等的治疗方式,更进一步利用实验的检查来了解自闭症患者的免疫系统,胃肠及体内微量元素代谢等生理上的问题。1994年,美国多位临床医生,科学家开始推动DAN(Defeat autism Now)活动,希望以一些无伤害的治疗方式,改善自闭症患者的症状,萧博士(Dr.Shaw)所著的《自闭症生物疗法》,大部分就是DAN在治疗研究上的成果。从50,60年代的精神动力学,精神分析学,70,80年代的行为分析,行为治疗学,90年代以后的神经心理学,神经生理学,到目前的饮食治疗,生物医学,都是为了要提供自闭症患者及其家人最好的医疗服务,我深信DAN运动的目标及成果对自闭症是有帮助的,只是目前医学界,科学家们对自闭症的成因及治疗仍未取得完全的共识之下,包括DAN的主要支持者贝克博士(Dr.Sydney Baker)都建议家长,治疗师或医师,因为每个患者的状况都不同,若要采取本书的治疗方式,定要为您的孩子做完整及详细的记录,如此才能看出治疗效果。自闭症的治疗是一条辛苦及长久的路,我们一起为孩子加油,共勉之。
                                                                                2004年6月


自序:

                                               全新观念未必受到全面认同
                                                                          威廉.萧

 自从自闭症生物疗法出版以来,自闭症领域的研究又出现许多新的发展,最重要的发展是伦敦皇家自由医院(Royal Free hospital in london)的Andrew Wakefield和马里蓝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Maryland school of Medicine)的Karoly Horvath在自闭症儿童胃肠道的结构和功能所发现的重大异常。Wakefield 的假说是,这些胃肠道异常是由于胃肠道受到疫苗中麻疹病毒的感染,自闭症儿童肠活体切片检测出现病毒,而控制组无相同情形,是此假说最有力的证据。此外,许多自闭症儿童体内发现有多种高浓度的重金属,当排除引发自闭症的多重因子后,自闭症状即获得减轻。这些自闭症的证据在美国各州和世界各国,很明显获得越来越多的的证实。Ted page,Mary Colemen及其他从事基因疾病所导致的嘌呤(purine)代谢异常的研究者提出令人振奋的结果,因为一项简单的尿核苷(uridine )饮食补充剂,即能将某一亚型  患者的几乎所有自闭症状逆转过来。其他许多疗法,例如麸质和酪蛋白限制,抗微生物疗法,r—球蛋白疗法和肠促胰激素的使用效果,已获得许多科学研究者数万名父母和医生的经验证实。本书攥写的目的主要是将生物化学,免疫学,基因学,营养学和微生物学有关自闭症,注意力不足症(ADD)和广泛性发展障碍(PDD)的资料加以整合,使之成为照顾这类孩子的父母,专业人士,例如营养师,膳食疗养师都可以理解的形式。家中有自闭症或PDD儿童的父母,有与我长谈者不下数百位,他们许多人本身就是医师,均给予我相当多有关这些病症的线索。
  本书的资料不止对自闭症患者很有用处,对具有自闭症状的其他疾病患者也很有帮助,包括广泛性发展障碍(pervasive Developmental Disorder PDD),雷氏症侯群(Rett‘s syndrome),威廉氏症 (William‘s disease),神经纤维瘤(neurofibromatosis),结节性硬化症 (tuberous sclerosis),X染色体易脆症(Fragile X),唐氏症(Down‘s syndrome),妥瑞氏征候群(tourette‘s Syndrome),普拉德威利征候群(Prader-Willi Syndrome)和注意力不足症(ADD),这些疾病也会出现许多与自闭症相同的异常。本书所建议的自闭症适合儿童和成人;我的目的是在描述自闭症和相关疾病的异常,并且讨论一些可能帮助多数患者的疗法。虽然使用本书所介绍的疗法后,仅有一些儿童完全从自闭症复原(其中两位母亲为本书攥文,陈述整个过程),我仍不认为所有的孩子都可以获得帮助,只深切期盼能从中获得某种过程的助益。自闭症生物疗法一书,已翻译成西班牙文,德文和荷兰文,目前正在积极进行其他语种的翻译工作。我收到的最大回馈,就是本书所介绍的 疗法在世界各地发挥效用。
   书中有两位母亲详细陈述孩子从自闭症复原的经过,她们的孩子都是在二岁时诊断为自闭症,都使用相似的疗法,但各自获得相关资讯和治疗,也各自展开抗真菌疗法:一种低糖,不含酵母菌的抗酵母菌饮食,食物过敏疗法,以及无麸质和酪蛋白饮食。您将发现本书不同作者所提出的营养和抗真菌方法有着明显的差异,我知道这会令人无所适从,但这也忠实反映出我们对许多事物一无所知的事实。您或许可以先体验几种不同的营养和抗真菌法,再决定那些对您的病人或孩子最有帮助。
有些资料内容也许比较艰深,但都已尽可能在不扭曲原意的前提下予以简化。毕竟知识就是力量;在这些资料中,也许有极多领域不为父母或医疗从业人士所熟悉,因此阅读本书的父母应假定他们的家庭医师,神经可医师或其他专家,在看完本书之后,对自闭症会有深一层的认识。因为直到目前为止,这些知识大部分都仅以研究论文的形式供医学研究专家阅读,因此,基本上其他专业领域人士无法明了。由于自闭症和PDD相关知识越来越多,促使一群医师和科学家在Bernard Rimland博士的号召下,于1995年1月在达拉斯召开“现在战胜自闭症”(Defeat Autism Now!DAN )会议,由此可见受重视可见一斑。
 我的目的是希望本书能够帮助您的孩子更健康,拥有更好的生活。我深知提出这些根据“未完全”或“听闻”资料的疗法,必定要招致批评。即使知道抗生素和疫苗在治疗疾病上带来莫大的效益,我仍认为抗生素和疫苗的滥用,已经大大伤害少数接受治疗的人。然而,这些伤害对我们的孩子来说过于巨大,我们不能等到所有的研究资料都很完美,因为他必须花很长的时间。例如红十字会也曾经拒绝为二次世界大战德国集中营的尤太人发声,因为这些集体屠杀的证据都只是“传言”,而非“明确”,即使传闻甚嚣尘上。从第一份发现肺癌和吸烟关系的研究,到对少数吸烟人口的吸烟行为设限,几乎花了50年的时间。从首度发现叶酸补充可预防一种称为脊柱裂(spina bifida)的生产缺陷,到建议怀孕妇女使用额外叶酸补充剂,也足足花了25年的功夫。我们对于孩子安全的需求已经迫在眉睫,我们不能永远等下去。